欢迎来到广东电信宽带网上营业厅(www.189kd.cn) - 电信宽带优惠申请平台。

 “咦,这光猫咋老亮着呢?反正儿子没在家,先把光猫关了。”家住鼓楼大街宝钞苑的杨阿姨是个典型的“节能派”。上个月,儿子找人把家里的ADSL网换成了光纤,儿子在家高速上网是爽了,却“不爽”了杨阿姨。

  “出门老不关这个光猫,真不长记性。”“啪嗒”一声,杨阿姨把连着光猫的插座开关摁了下去,关了。可是下午吃饭前,她想给儿子打电话问问要吃什么菜,却怎么也拨不通电话。

  “妈呀,这光猫不能关,连着咱的电话呢。”儿子下班后给杨阿姨的这个解释,却让她更加郁闷了,不断数落儿子。“我说原来那个‘猫’就挺好吧,能‘偷菜’能看网银不就够了么,你非要换,换个这么费电的光猫,你给我换回来!”

  跟杨阿姨有同样困惑的不在少数。与原来的铜线ADSL网络不同,光纤改造后的居民家要想上网,家里必须安装一个通电后才能使用的路由器,也就是光猫。

  除了费电让老人们不喜欢,能让上网速度更快的光纤网络还遭遇了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的“委屈”。

  花钱装了20M的宽带,在网络上却很难通过免费途径找到高清片源,自己只是用宽带上网页、刷刷微博,家里的老父亲、母亲看电视又用不着网络,这宽带不是浪费了吗?市民梁晨对记者说。

  她的抱怨其实并不是个例。北京市经信委副主任毛东军透露,目前,全国的光纤网络铺设都存在一边铺设光纤网络,一边大量光纤利用不足、闲置的矛盾。

  “如果把光纤宽带比作一条高速公路,与之前的铜线介质相比,这条高速公路路更宽,能够承载更多的车流量,但现在的问题是,上面跑的车还不多。”飞象网CEO项立刚说。